热门搜索:恒峰娱乐g22 www.g22.com
关于我们产品中心企业文化资讯中心加入元旭产品展示发展战略人才招聘
文章搜索:
首页 > 加入元旭
 
哭向金陵事更哀:台湾能在印度帮助下造出潜艇吗?_高清图集_新浪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8-09 18:38:28 来源:本站

  的“潜艇梦”其实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1937年5月,时任海军司令的“大梦想家”陈绍宽一行10余人奔赴德国寻求采购海军舰艇,6月9日,当局与德国工业品贸易公司达成协议,购买1艘500吨级远洋潜艇、2艘250吨级近海潜艇和一艘潜艇保障舰。不过,这笔订单中线吨级IIB型潜艇,并且这两艘潜艇随着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而遭到德国扣押。

  后来虽然货款被退还到了南斯拉夫王国的银行,但很快南斯拉夫王国就惨遭吞并,这笔钱还是没能回到的手里。抗战胜利之后,在美英两国对的援助中,英国曾有计划援助一艘护航航母,在陈绍宽的要求下,这艘护航航母被改成了潜艇。但此后由于重庆号起义等事件,该方案一再延期并最终不了了之。

  败退台湾后, 1954年11月15日,太平号护航驱逐舰被我海军4艘鱼雷艇击沉,这4艘鱼雷艇在距离太平舰约200米的距离上发射了两排鱼雷,第二排鱼雷的最右侧雷命中了太平舰左舷中部。中雷约五个半小时后,太平舰最终沉没于大陈岛外海。一雷沉一舰的太平舰事件极大地触动了当局的神经——他们发现全台湾竟然没有一艘舰能够使用鱼雷作为武器。

  在此事的影响下,经济困难中的台湾开启了一场“献舰运动”——即在民间集资以购买新型战舰。此后数月时间里,台湾各界共募集资金20万美元,再加上台“国防部”拨款40万美元。1956年,台湾向日本三菱造船公司订购了两艘鱼雷快艇:“复仇”号和“雪耻”号。随着两艘舰在1957年12月16日成军,台湾开始进入“鱼雷时代”。

  除了鱼雷快艇以外,“复仇运动”的另一个重点便是袖珍潜艇。1955年,白团成员渡边向蒋介石提出提议,台湾应该装备日本二战时期的特种潜艇甲标的(意为“甲型目标”)。相比于价格动辄上千万美元的美国潜艇,这一微型潜艇单艘价格仅200万美元。另外,甲标的不仅可以在台湾岛内进行维护,还可以使用台湾此前接收自日本基隆海军仓库的91式氧气鱼雷,这可以进一步压低其成本。

  蒋介石对此建议相当重视,立即责成“国防部”、“海军总部”进行研究。不过,由于甲标的实在太小,根本无法适应台湾的战术构想,故引进甲标的的提案最后搁浅。其实,纵观整个旧日本帝国海军的战史,其小型舰艇和微型潜艇在战争中几乎毫无建树。台湾对外求援的第一个目标,实在是选错了对象。不过台湾似乎并没有吸取教训,1968年台湾又曾与三菱公司合作建造700吨级潜艇,结果同样是无疾而终。

  不久之后,台湾迎来了自己的又一个潜艇计划,海昌计划(一代目)——来自意大利的CT2F微型潜艇。1960年,时任台当局驻意大利“武官”汪希苓经多方探听,在一份潜水用品目录上找到了已经列为民用潜水用具的CT2F蛙人潜水器。这型潜水器由意大利二战人操鱼雷改装而来,而台湾方面对于这一型潜水器的要求,又恰恰是将其改回人操鱼雷。人操鱼雷(微型潜艇)的弹体部分以潜水器材的名义出关;战斗部则靠拆解走私出关。

  台当局在1960年7月16日接受了两艘意大利Cosmos生产的CT2F型人操鱼雷。这两艘鱼雷在1961年5月中旬完成了全部的训练科目。9月,时任“秘书长”的张群向蒋介石请示,增购两艘性能更好的CE2F潜水器和200枚M5水雷(战斗部)。同时希望对意大利人操鱼雷和战斗部进行仿制,蒋介石旋即批准了这一计划。1962 年4月15日,第一艘台湾“克隆版”CE2F水潜器进行下水测试,证明性能良好,可投入生产。台湾仿制型的CE2F不仅在性能上相比于意大利货有了提升,且造价只有原装货的40%。

  至1963年底,台湾拥有了7艘这样的微型潜艇(人操鱼雷),其中4艘为意大利原装货,3艘为台湾自产。由这些微型潜艇(人操鱼雷)组成的“海昌特工队”也成为了此前在1962年开始构思的“海昌作战计划”的主角。作为“国光计划”的一部分,该作战计划的内容为使用微型潜艇(人操鱼雷)对大陆厦门实施奇袭,寻求击沉厦门港内的解放军舰艇和大型运输船只,并破坏解放军的快艇基地、码头与造船厂。不过由于“国光计划”的搁浅,“海昌作战计划”也最终没有被实施。

  由于引进CT2F和CE2F的巨大成功,1963年12月底,台当局“特情室”正式提出“武昌计划”——向意大利购买2艘SX-404袖珍潜艇(相当于放大版的CE2T),其中第一艘由意大利人组装,第二艘则由台湾自行组装。相比于CE2F,SX-404的成员数量从2人增加到16人,可携带的水雷数量由1枚增加到了14枚。此后由于“特情室”“力有未逮”,这一计划又被转让给了“海军总部”。当时“海军总部”满心欢喜的以为捡到了可以“投老爷子(蒋介石)所好”的馅饼,不料却是接过了一个“烫手山芋”。

  与台湾签订合同的意大利Cosmos公司在此之前仅制造过CE2F这样的人操鱼雷,对于真正的“潜艇”如何设计制造则是一无所知,甚至其团队中仅有一人曾在潜艇上服役过。包办设计、购料和施工的公司老板安东尼和其弟弟弗朗哥甚至对潜艇一窍不通。最终“武昌计划”的SX-404潜艇在修改设计、返工、拆装零件的无限循环中迟迟不能完工。期间不敢得罪意大利人又不敢得罪台当局的“海军总部”不得不两头“忽悠”。有趣的是,在一次船坞注水测试中,由意大利负责组装的一号艇还曾经因为重心问题倾覆进水。

  终于,两艘袖珍潜艇在1969年才正式完工——这比计划中的完工时间晚了整整三年。同一年,大陆首艘核潜艇已经开始船台建造。当然,工程的延宕也不能完全归咎于全是骗子的意大利人(如今的“诈骗岛”大概也是在那个年代“久病成医”了),台湾的官僚主义在其中也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比如,蒋经国曾要求安装搜索雷达——在这艘仅40吨的潜艇上,雷达不仅难以操作,甚至连电力供应都十分困难——当然,这个方案最终还是不了了之了。

  虽然建造过程磕磕绊绊,但“台湾自造潜艇”的事情还是触动了美国人的神经。美国一直以来对于台湾军工的态度都是尽其所能的打压。打压的方式也很简单:台湾造什么,美国就卖什么,以一个长者的身份告诉台湾一个人生的道理,“造不如买、买不如租”。1973年4月12日,美国二战潜艇丁鲷级带鱼号被移交给台湾并被改名为海狮号,同年10月18日,另一艘二战潜艇白鱼级单鳍鳕号被移交给台湾并改名为海豹号。

  虽然两艘潜艇已经是世界上唯一在役的参加过二战的潜艇,但台湾当局还是将两艘艇的相关问题列为最高机密。于是,围绕着两艘潜艇也产生了一些有意思的传闻。其中最著名的一件是:在移交台湾时,这两艘潜艇的鱼雷发射管被美方封堵(另一个版本为鱼雷发射导线被美方剪断)。不过,随着两艇在剑龙级服役之后相关性能被公开,上面这条谣言最终被证伪。

  另一个十分有趣的传言是,这两艘潜艇从来没有装备过可以实战的鱼雷。1975年,邱华谷证实接任汪希苓出任台湾“驻美武官”。在上任之初,邱华谷就曾经试图绕开美国官方,走私30枚潜射鱼雷。不过由于其反侦察意识实在太过淡薄,这一计划还未正式执行便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查获,邱本人也被美国政府限期离境。

  鱼雷的问题困扰着两艘老掉牙的美制潜艇,但并没有困扰到新锐的剑龙级(荷兰剑鱼级)潜艇。此前,为了提升其水下作战能力,台湾方面曾经向瑞典、向以色列求购潜艇,甚至不惜重金购买以色列手中的二手德国206型潜水艇,不过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些努力最终都没有结果。但最终在1982年,荷兰人终于同意向台湾出售6艘剑鱼级潜艇。

  因为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这6艘剑鱼级的采购意向中的后4艘被荷兰取消。前两艘潜艇分别在1987年10月和1988年4月完工交付,并分别被命名为海龙号和海虎号。虽然荷兰同意出售潜艇给台湾,但并没有同意向台湾出售配套的鱼雷。为了不被“外国人”“卡脖子”,台“中科院”开始自主研发潜射鱼雷,不过最后以失败告终。

  为了解决潜射鱼雷的问题,1982年4月至1983年1月,台湾方面与印度尼西亚密切接触,最终达成了一项“曲线救国”的方案:台湾方面通过印尼向德国采购117枚SUT重型潜射鱼雷和配套的训练测试装备与两年份的零部件。这批鱼雷包括实战鱼雷和训练雷,平均每条鱼雷单价为115万美元。这笔订单中的鱼雷在1984年和1987年分两次由中正号船坞登陆舰运回台湾。

  网上有传言称这些鱼雷是由德国许可印尼生产的,为了保密被埋在鸟粪里运回台湾。不过实际上这批鱼雷只有导引部分由印尼加工生产,至于藏在鸟粪中的说法未经考证,当系谣传。但不管如何,到1987年底剑龙级潜艇在左营成军,已经有鱼雷可用。不过台湾鱼雷问题真正摆脱鱼雷问题的困扰,可能还要在几年以后。目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批准向台湾出口Mk48潜射鱼雷,不过由于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限制,这批鱼雷什么时候可以真正出口,究竟能够出口哪个版本,目前还是未知数。

  进入新世纪,两件大事影响了台湾的潜艇计划。2000年,台湾当局迎来了新的“领导人”阿扁;2001年小布什登上美国总统宝座。宣誓就职后仅一个月,小布什政府就宣布同意向台湾出售8艘常规潜艇。两个月后的4月24日,美国政府公布了数额庞大的售台武器清单,8艘常规潜艇赫然在列。

  然而此时美国已经不再生产常规潜艇,连训练演习都要租用盟国常规潜艇。美国若要向台湾出售潜艇,只能通过特许生产他国常规潜艇的方式。但美国不畏惧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不代表其盟国也如此。在美国公布售台武器清单仅数周后,荷兰和德国就先后表态不允许本国造船企业参与到台湾潜艇计划之中。此后,小布什政府先后尝试过从日本买回“白鱼级”相关技术和改造意大利二手潜艇等替代方案,但均因为预算问题搁浅。

  在多方求购无果的情况下,“潜舰国造”成了台湾获得潜艇的唯一可能。2002年,台湾当局开启了其“潜舰国造”计划,不过由于无法获得相关技术,这项计划最终不了了之,并被戏谑为“阿扁的唾沫”。时至今日,蔡英文当局的“潜舰国造”(二代目)也同样被戏称为“拾起阿扁的唾沫”。要知道,在时期,台湾尚有能力自行建造美国“佩里级”的仿制型“成功级”,如今已经十多年没有建造过大型舰艇的台湾想要自造潜艇,其困难可想而知。

  但对于台湾来说也并非没有好消息,首先是台湾有一定的造船工业基础。以此次承包“潜舰国造”计划的台船来说,其有能力建造排水量15万吨级的开明轮、阔明轮。这说明其建造2000-3000吨级潜艇至少有一套现成的设备可用。同时,其也曾经尝试建造过潜艇艇壳分段,这说明不管其内容物如何,台湾至少是有能力建造一个“主机箱”出来的。故此番蔡英文当局的“潜舰国造”(二代目)计划,如果最终能由美国人牵头,印度这样的“愣头青”做分包商,还是“卷土重来未可知”的。

  相比于同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有大量经贸关系的欧洲国家,这十几年来潜艇建造技术“突飞猛进”的印度既有实力,也并不怎么惧怕来自大陆的压力——毕竟到2017年,印度对中国贸易逆差已经是其对中国出口额的近5倍,与其畏首畏尾还不如直接破罐破摔了。(可是在传言中与印度并列的日本就是另一个情况了)

  在潜艇建造方面,印度从修理基洛级开始起步,目前已经可以自行制造法国鲉鱼级常规潜艇。同时,印度自建的歼敌者号核潜艇也已经在2016年成军服役。虽然印度潜艇事故不断,但这并不能否定其在潜艇建造方面已经拥有了一定的造诣。目前摆在我们眼前的问题其实是“如何在源头上掐死台湾的‘潜舰国造’”。除了动用“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对其政府施压以外,其实我们也可以效法“西方制裁模式”针对参与台湾潜艇建造计划的企业(如三菱重工、科钦造船厂等)进行“定点爆破”,那么本期《出鞘》就到这里,我们下期再见。

  
评论】【加入收藏夹】【 】【打印】【关闭
※ 相关信息
无相关信息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搜索新闻
 最新新闻
·18宾利慕尚40报价 欧规版超
·怎么不用手机号注册新微信账
·手机App账号注册分分钟解决
·我的电脑从windows7升级《ag
·ag直营网在线游戏是真实的吗
·王者归来:和记娱乐AG平台大赛
·客户口碑就是最好的广告
·未生》被评植入广告的好案例
·今日娱乐:恒大将建200家巨幕
·恒大《果果骑侠传》业内外获
 热点新闻 
·安徽恒峰投资有限公司换马甲
·西甲第30轮:皇家马德里对阵拉
·江北新区研创园举办“智汇研
·乐山恒峰华邦生物科技有限公
·口碑好的理财平台:钱来也、微
·开元斗牛牛怎么预约 首测预
·品牌发展战略再升级! 国肽生
·恒峰平台娱乐官网---多少啊
·滨海湾新区成立发展战略咨询
·中该头戳位、牛牛猪是纹身大
关于我们 | 在线反馈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07-2028 /, Some Rights Reserved